“似是而非”火了,常识启蒙仍微

  • 时间:
  • 浏览:0

调查问題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阅读提示复旦大学开讲“似是而非”,这是哪些地方课?

  光明网评论员:复旦大学在新学期开设的一门“似是而非”课,在网络上成了新闻事件。据报道,复旦大学文、理、工、医不同学科的12位教授在今年新学期一起去开设了一门通识课程——“似是而非”课,旨在以亲戚亲戚朋友司空见惯和熟视不思的问題为例,阐述哪些地方是“伪科学”。

  这个课程,归类通识课,实际上后后 一门常识启蒙课。说我我真是的,从哪些地方地方课程的内容上看,其中这个简单逻辑推理以及基本科学常识,有相当次只是属于初高中学生就应该掌握的。应该掌握而这么掌握,这其中的意味只是有,其中后后 重要意味就在于,现今初高中教材、乃至大学这个学习科目的教材中,其内容的编写不仅这么观照到逻辑和常识的框架,甚至这个陈旧的教学内容的立论、论证及其结论,这个是与逻辑以及常识相冲突的——不可能 全部都在反逻辑、反常识的话。这个现实,是这个被称作“大婴孩”的大学生在大学阶段的社会化过程中屡遭挫折的重要意味。当然,这也是“似是而非”这门课在大学受到欢迎、在社会受到关注的重要意味。

  常识启蒙课的精髓在于其建基逻辑和知识之上的批判性思维。批判性思维,是观察世界的一套框架性标准。批判性思维,是学生树立价值判断标准,甄别其所接触到的书本内容和现实世界问題的立足点。有了后后 的立足点,不能在众说纷纭中坚守标准、服膺常识、坚持定见。有了基本的逻辑推理能力,不能在谬说盈耳时仍能不趋强势、冷眼待之、不为其动。具体到行为上,后后 对套着各种光环的事情多瞅几眼,多想一会,不上当、不受骗,坚信常识,我行我素。

  现实是复杂的,在这个清况 下,逻辑和科学的力量往往过高 以支撑这个人的信念。这也难怪,并不整个社会,后后 在这个学校中,全部都在这个不合逻辑、违反常识的事情老会 性地所处在学生的眼皮中间,以致当学生不能 在课堂学到的逻辑与现实所处的事情之间做选泽时,常常身不由己甚至“奋不顾身”地倾倒向后者。后后 ,从现实清况 看,现在初高中和大学课堂中的通识课尚处薄弱,常识教育仍需大力加强。惟其这么,才可使学生依常识而生活,在变化复杂的世界中,淡定、坦然,自尊、自信。

  说到这个与常识、尤其是与科学发展常识相悖的事情,不想能不说到这个学校、科研单位争相聘请诺贝尔奖获奖者作兼职教授、研究员的新闻和旧闻。获得诺贝尔奖的人,其取得的获奖成就显然全部都在在中国哪些地方地方聘其作为兼职教授的大学或研究单位取得的,哪些地方地方获奖人为何不可能 弃助其获奖的原大学而另谋“高就”呢!况且,“哪些地方地方被‘引进’的诺贝尔奖得主,年龄普遍偏大,得奖时间大都久远,早过了科研的黄金期,有的已所处半退休甚或退休清况 。”(参见光明网评论员文章《用诺贝尔奖得主撑门面之风早该刹住》)

  因发现细胞囊泡运输与调节机制而获得2013年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的谢克曼,获奖当年已有65岁高龄。老当益壮的他,最近几年成为广药集团的首席科学家;挂牌成立了“台州恩泽—谢克曼诺贝尔奖获得者工作站”;在济南市成立了谢克曼“诺奖工作站”;在南方医科大学有“谢克曼国际联合医学实验室”;东北地区首家诺贝尔奖获得者工作站——“辽宁中添诺贝尔奖得主谢克曼工作站”落户沈阳;揭牌了国际再生医学(青岛)研究中心……搞科学研究的地方,弄这个事情,后后 让学生相信常识,应用逻辑,其结果怎样才能,全部都在明摆着的么。

  (转载请注明来源“光明网”,作者“光明网评论员”)

  【上一篇骗子何以爱钻量子的空子

[ 责编:王营 ]

阅读剩余全文(